2021年3月

2021年3月27日 星期六 尘霾
周末总是醒的极早,五点多点,昨晚打算早起了正好去东环公园跑步,跑完步可以美美地饱餐一个大煎饼,煎饼我的最爱。简单梳洗打扮一番,放空肚子,穿好衣服出门。一杯350ml的温开水下肚,骑上我崭新而又轻灵自行车出发。
公园进门就能看到练太极的大爷大妈们正风生水起,不过,要说人多还是绕圈的人多,加上跑步的骆驿不绝。我简单活动下手脚,拉伸热身,先快走一圈,然后开始慢跑。西南角那片凉亭空地,有几位大妈,不只是戏迷还是票友,在如痴如醉的咿咿呀呀。不多时,一位背影身材极好的妹子从我身边疾驰而过,也许是大婶,反正没看到正面,那曼妙的身姿,撅臀掐腰的步态,吸引了我的目光,我跟了500米,破坏了我慢跑的节奏,最后还没追上。我又被旁边吹笛子的大爷吸引了,那欢快的笛子哼出了悠扬又轻灵的曲子,沁人心脾。当我第三次路过戏曲大观园的时候,身材极好的妹子又从我身边疾驰而过。。。
发现最近一段日子,自己的精神面貌有了很大的提升,照镜子的时候也多些许自恋的信心。回家冲了一杯奶粉,往阳台窗户边书桌旁一坐,捧着5元的大煎饼美餐起来,一口煎饼,一口牛奶,一个美妙的早晨。
天空的很是阴沉,感觉年后就没见到几天放晴的日子,有点怀念那春暖花开的艳阳!总感觉阳春三月、春光明媚、春色撩人、春色满园、春满人间、春风一度、吹皱一江春水的诗情画意再也寻不见了。

也就上了个厕所,回来就精神了,年纪大了,睡眠质量一天不如一天,看了下手机才四点半,睡不着就看会小说,迷迷糊糊快八点有有点睡意了,但是该起床洗漱了。

一上午迷迷糊糊的,眼睛睁不开,本来就小的眼睛眯成一道线了。中午在南三条吃了份南宫饺子,下午去郭老板那提了一套床裙和两个单人床单,55元,然后骑行20km回家,到家后眼睛盯着屏幕就流泪,有点头昏脑涨的感觉,估计是感冒了,喷嚏也是打个不停,还是早点睡觉吧,祈祷不要发烧。

萦绕心头好几天的事了,就是想把地下室尘封了三年之久的自行车鼓捣鼓捣,好骑着上下班。锻炼身体谈不上,最起码能活动活动。话说地下室在负二层,阴森恐怖,声控灯,也早已不受控制了,一闪一闪的,更加剧了恐怖气氛。地下室钥匙只有一把,抽空得在配一把备用,找不到了麻烦了。

拿了个手电和打气筒,坐电梯下到负二,果然一个灯都不亮,还好有手电,但是比较聚光,照亮范围有限,好歹能看清地上的狗屎。拐两个弯,来到门前,拿出钥匙,右转打不开,左转打开了,还好带着口罩,先放放里面尘封已久的空气,里面有两辆自行车,一辆自己买的,三百大洋,骑了两年后胎扎胎了,补了一次,需要换胎,刹车把手换了一个,一个黑色一个灰色了,十分难看,另一辆我妹抽奖抽到的,给我了,比较软前刹车老是磨着轮胎。

想推倒楼上修理,结果电梯上键失灵了,怎么按都不管用,只能推着自行车走步梯到上一层试试了,还好不是很沉,到了屋里拿出工具,卸了前篓,松了前轮,调整前挡泥板,然后调整刹车皮,不是太难,刹车皮该换新的了,拿抹布擦拭了一遍,崭新如初。

突然想起来,松了的前轮胎螺丝忘记拧紧了,赶紧去干活。

3月10号,一个很大的雾霾天,车子还限行,自然醒起床,没有喝水也没有吃饭,8点半到社区门诊抽血,15元检测费,比医院便宜多了,医院挂个号就得15元。诊所的护士有点业余,这一针扎进去还挺疼,抽了好一管子鲜红的血液,就给了一小棉签还是感觉微微疼痛。

回到家一看,胳膊扎针的地方都紫了,唉,每次都不专业,感觉是退休的或者淘汰的大妈,手法很业余,一点也不温柔,连个年纪轻点的姑娘都没有,估摸着大妈工资没那么大要求吧。

结果出来尿酸448,相比上次的328高了很多,过年没忌口的缘故吧,脚有点隐隐作痛,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,买点药吃吃吧,还好不是很贵的药,碳酸氢钠,也就是小苏打片,药店的非布司他太贵了,40mg8片/盒/48元,吃不起啊,还是在京东买风定宁吧,40mg12/盒/28元。

等那个女孩子朋友圈有你了,她家人和朋友知道你了,会考虑你的感受了,凡事和你商量了,你才相信她爱你。